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守素軒

喜染金石癖,癡結翰墨緣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看似寻常最奇崛-黄牧甫的篆刻艺术  

2011-12-30 19:21:46|  分类: 篆書&篆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黄士陵(1849-1908),字牧甫,一作穆甫,号倦史,安徽黔县人。晚清有很高成就的书、画、篆刻家。 他的篆刻艺术是在浙、皖两派之间另辟蹊径,独开一宗的。纵览他的篆刻,给人留下“看似寻常最奇崛”的深刻印象。根据马国权先生的分析,黄收甫的篆刻艺术创作道路,是经过三个时期的。

1.摹拟期。取法邓石如、陈曼生、吴让之诸家的风格。

2.蜕变期。到北京前后的三年,广泛地研求周金汉石,从中悟到“印中求印”的不足,开拓了“印外求印”的路子,把搜集到的金石资料,大胆进行各种试探。

3.创新期。四十岁以后,经过艰苦的探索,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。

他的篆刻,形式多样,我们只能拿它主要的几种来分析。

一、平正方直的朱白文

它的特点是:“平正中见流动,挺劲中寓秀雅”。本来,平正方直,再加上光洁,是最容易造成板滞的。但黄牧甫却以此见长,用他特有的艺术手法,克服了板滞之嫌,其中很有些奥妙。这个“奥妙”,就是他运用了哲学上的辩证法于篆刻艺术。世上任何事物,都是充满着矛盾的,矛盾推动着事物的发展。篆刻艺术也如此。在篆刻中,“平”和“险”,“正”和“斜”,‘粗”和“细”,“疏”和“密”等等,都是矛盾着的两个方面。黄牧甫善于利用这些矛盾,使之辩证地得到统一。在一方印中,往往用一、二个字造成他们的对立面,在一、二个字中,又往往用其中一、二笔(也称为险笔)造成它们的对立面。把这些辩证地统一起来,就取得了平中有险,正中有斜,密中有疏,方中有圆,静中有动,巧中有拙,“看似寻常最奇崛”的艺术效果。在矛盾中求生动,这就是黄牧甫篆刻艺术的“奥妙”所在。

其次,他对汉印具有自己的见解,他认为“汉印剥蚀,年深使然。西子之颦,即其病也,奈何捧心而效之。”(见“季度长年”印跋)这个问题,在明代已有印人提出,它启发我们:篆刻艺术有广阔的创造道路。本来,古印流传至今,年久剥蚀,是一个自然现象。而我们今天看来,它恰恰增强了艺术性。把剥蚀,作为一种艺术,是篆刻艺术的发展,这是一个方面。另一方面,象黄牧甫那样,去寻求汉印的原来面目,以平正方直、光洁的风格出之,这也是篆刻艺术的发展,而且是一个难度很大的探索,黄牧甫取得了成功,这是了不起的。他除了在章法上作出创造外,还在刀法上作了改变,用薄刀冲来收到酣畅挺拔的效果。

二、吉金文入印

在黄牧甫以前,赵之谦已用鼎、彝、镜铭、权量、泉布、古匋、砖瓦以及周秦汉魏石刻的文字入印,并作了大量的探索。李茗柯曾说:“悲庵(赵之谦)之学在贞石,黔山(指黄牧甫)之学在吉金,悲庵之功在秦汉以下,黔山之功在三代以上。”但我以为黄牧甫比赵之谦大为推进了一步。当时赵之谦还不能完全解决的问题(指这些文字怎样用之于印章艺术).到了黄牧甫手中,基本上得到了解决。这其中当然也包含了赵之谦研究的成果,因为后人总是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进行发展的。黄牧甫的最大成功,在于.熔铸”两字。这有两方面的表现:
(1)是摄取吉金文字的意趣,熔铸在印章中。这就是说,运用吉金文字是服从于篆刻艺术的要求的,要经过一个艺术改造的过程,而不是简单的“搬用”。比如经过疏密、向背、参差等等艺术处理,使这些文字不是为原来的鼎彝等服务,而是为印章服务,好象“桔生在淮南为桔,生在淮北则为枳”。(2)是他不采用这类文字时,也使之“金石化”,即带有鼎彝、镜铭等文字的风味。因此,我们看他的篆刻感到别有一种风格。

三、圆劲的朱白文   

这是取法于邓石如、吴让之、赵之谦等人的风格的。有前期与后期的不同,前期的作品摹拟性较多,后期的作品创造性较多。即使是摹拟期的作品,造诣也很高。但从数量上看,这类作品在后期渐少,所以人们的印象不深,其它各种形式,不作赞述。
   
黄牧甫篆刻的边款也别具一格,他拟六朝碑刻的楷书作边款,梭厉中存沉厚,沉雄中见秀雅,“斜风细雨”,别有诗味。边款的内容也很丰富,托情于毫端,翰墨味很浓。
   
前面已经提到,黄牧甫的篆刻艺术,是从寻求汉印平直方正的面目中,创造出自己的一格的,但由于这个创造的难度较高,加上方正光洁的一格在艺术上有局限性,所以在他的有些作品中,还存在板滞的现象,缺乏情趣。
   
以下试举例加以分析:

黄士陵1.jpg


   
象“黄遵宪印”这类仿汉印粗白文,是黄牧甫特具风格的代表。平直方正、光洁,但不板滞。从这方印中,我们可以看到这样几个特点:(1)从四个字的整体看,“遵”、“宪”两字由于外缘的笔划较粗,处在全印醒目的地位,这样就显出了在停匀中的不停匀。(2)从每个字来看,“黄”、“印”两字的上下两横笔,相对地较粗,遵字左下直横笔较粗,“宪”字的盖头较粗,这些处理,除了调整其不停匀外,又使每个字站得很稳妥。(3)"遵’字本来是可以把笔划粗细布置得停匀的,但它却把“酋”的上头相对地变细,特别值得注意的是:“寸”是一个险笔。这样就把疏密明显地表现出来。(4)方中仍有圆,如‘印,字的转折笔,“黄”字的下脚“八”带斜。这样就收到了“静中有动,粗中有细,方中有圆,巧中有拙”的艺术效果。 

 

黄士陵2.jpg
   

“施盦诗草”四字基本上是方形的,但在章法上,却使“草”字特殊化,这就显出了特点。“施”字的脚和“宜”字的头连在一起,造成紧凑感,在“今”、‘酉”之间留出空处,强化了“草”字的空白。“诗”字的“寸”,采取粘笔,使之与“施”、“盦”的粘连相呼应。从笔划的部分形象来看,几个部首都相互映带,增强了文字美。这些方法,在黄牧甫的朱文印中有很多表现,用得非常灵活。

“必遵修旧文而不穿凿”一印,是仿汉瓦字印。他已把瓦文熔铸在印章之中。印中的笔划有粗有细,显示印章中的疏密原则,文字安排紧凑,服从于章法要求,笔划运转离合,顺乎刀法的驭使。因此虽用的是瓦文,却象一方汉印,别有风味。这方印也可以作为黄牧甫不粗不细一类白文印的代表作。
   
“寿如金石佳且好兮”用镜铭文入印。赵之谦曾刻过同内容的印,效果并不一样。黄牧甫的这方印,在章法上能够体现细文细边的特点,使印文的流动与印形和谐。文字安排仍强调疏密,使之更紧凑。留出空白,很有余味。在篆法上用了圆转之笔,加强了流丽气氛。以横线条为主,配以数笔斜细条,主次分明,造成生动活泼,轻松愉快的局面。

黄士陵3.jpg


   
“季度吉金寿石”朱文印,六字不作平均排列,显示参差特色。“季度吉金”四个字,几乎合为两个字,"寿石"两字仿佛连为一个字,高低不一,象分散,又很紧凑,使人产生远近、高低迷离之感。刀法上任其破磔,造成质朴之状,象秦小玺印,实为自己的创造。这类印在黄牧甫篆刻的作品中为数不很多。

“国钧长寿”这方印,可说是黄牧甫取法邓石如、吴让之、赵之谦诸人之长的集中表现,也是前期和后期这一类印的总结之作。乍看好象汉凿风格,又带有邓石如、赵之谦的笔意,吴让之的刀法,但又是他自己的创造。横划有的弧形向上,有的向下,得心应手,运转自如,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。据印跋上说,作此印“篆凡易数十纸,而奏刀立就,可是精心之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